欢迎访问:郑州大学自考报名官网

河南省教育局自考助学审批单位

在线报名电话:13603712410

网络成瘾是网络成瘾现象的背后。

2018-09-15 10:04:24

中国有多少网瘾者大约有4000万的年轻网民约占网瘾者的10%。也就是说,中国目前有将近400万网瘾青少年,数量巨大,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秘书长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就《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实施情况进行了检查报告。国会于8月28日举行。

据中国青年互联网协会网络成瘾数据报告主任刘晓棋说,李建国报告的数据来源应该是该协会于2007年9月发布的报告,这是目前中国唯一的官方网络成瘾报告。这份报告的数据表明,网络成瘾青少年占中国网民总数的9.72%。

事实上,该协会在2005年也做了这样的报告,当时的数据甚至高出13.2%,与2005年相比,2007年的数据有所下降。

然而,刘小奇认为,这两份报告的数据不能简单地比较,因为两次调查,网瘾的概念并不完全相同。此外,第一次调查的样本规模相对较小,每个城市约500人,这也影响了调查的准确性。数据。

什么是网瘾医学问题一直备受争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询治疗中心主任高文斌自2002年以来一直关注和研究网络成瘾。他目前正在主持国家、省和部级有关网络成瘾心理治疗和预防的研究项目。他说,对于网络成瘾,我们应该首先区分青少年使用互联网超过一定限度的一般意识。中国青少年网络成瘾数据报告对网络成瘾的定义标准明显较宽泛。9.72%的数字绝对不是病态的网络成瘾。

根据《中国青少年网络成瘾数据报告》,访问了学校、网吧等公共场所。高文斌认为,本次调查的范围和目标是有问题的:我们能在学校找到真正的网络成瘾者吗他们大多数都住在网吧里。即使是在网吧里,他也不会配合你填写问卷。如何找到真正的网瘾者已经成为调查的关键,然后中国科学院提出了一个心理方法就是找父母。因为他们想帮助他们的孩子戒掉网瘾,所以他们愿意配合调查。

在年龄组划分中可以分为这样的几个年龄组:18岁,18-24岁,25-30岁,31岁,这个18岁以下要多少一般来说,12岁以下的孩子不容易被诊断为网络成瘾。所谓网络成瘾,就是针对有控制的人,12岁以下的孩子没有自制力,更不用说网络成瘾了。所以小孩子永远不会说熬夜玩网络游戏。咖啡馆,高文斌说。

根据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的数据,在中国约2 %的青少年严格ill-conditioned.gao文斌说:许多专家从北京师范大学和NLD也有类似的结果。这是什么概念每个类平均有一到两个类。

然而,高文斌说:事实上,找出中国有多少网瘾者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中国青少年网络成瘾数据报告更确切地称之为中国青少年网络使用报告,其更大的价值在于让我们了解在信息交换的时代,中国的年轻一代是如何成长的,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什么是网络成瘾呢一般意义上的网络成瘾与网络成瘾有什么区别长期以来,这个问题一直不清楚,因为总是有一些问题困扰着研究者。

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国情,所以很难统一标准。例如,在韩国,网络普及率和应用水平都很高,互联网产业非常发达。韩国的网络游戏很专业。有各种各样的比赛。顶级玩家崇拜偶像。在美国,网络色情问题很严重;在中国,网络游戏问题更严重。

Tao Ran,对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是第一个在中国专家制定的临床诊断标准,网络成瘾和开发创新的治疗理念的打字。五年前,Tao Ran指出网络成瘾是一种疾病。当他需要药物治疗时,很多人都称他为骗子。

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研究组近五年来对全国近2000例网络成瘾患者进行了研究,陶然认为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成瘾是一种疾病,疾病定义为引起疼痛,自我和他人,影响一个人的社会功能(即工作、学习和社会化)。一些网络成瘾者自我感觉良好,但却给家庭带来痛苦。

陶然说,网络成瘾是指由于反复和过度使用互联网而导致的精神和行为障碍,表现为对互联网的重复使用、戒断反应的停止或减少、伴有精神和身体症状的强烈愿望。的定义在半年内修订了29次。

许多外国记者问Tao Ran:我每天在电脑前工作十个多小时。为什么我不是网络成瘾者Tao Ran的回答是:它并没有影响你的正常工作。

根据网络成瘾的定义,Tao Ran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七个诊断标准,包括对互联网的渴望,在生活中,互联网的优势戒断反应、耐受性、冲突、情绪的变化,重复,和超过六小时连续使用互联网体育只有符合这些标准,才能被认为是网络成瘾。

许多家长认为网络伤害了他们的孩子,尤其是网络游戏。许多学校曾经建议学生不要上网。但是研究人员的结论恰恰相反:网络成瘾只是一种表现,其背后是严重的心理问题。孩子们。

高文斌说,无论青少年多大年纪,他们长大后都需要建立同样的东西,但就是成就感、同伴关系、亲密度等。

造成网络成瘾的核心因素是学校的单一评价体系。我国中小学的核心评价体系是成绩。在访谈中,高文斌和陶然都持这种观点。年龄在14岁和20岁之间,初中生、初中、高中都有问题。

孟孟从小学到初中的成绩非常优秀,不仅是父母的骄傲,更是老师乃至学校的荣誉。但是进入高中后,学习成绩逐渐下降。

老师和同学不再给他树立好榜样。曾经以儿子为荣的母亲们猛烈地责骂他,甚至不让儿子上班。孟孟被冷落了,所以他经常在高中时接触互联网。

高考时,孟孟设定了一流大学的目标。后来,虽然他进入了一所普通大学,但是他从来没有恢复过来,并且沉迷于网络游戏。

高文斌说:关键不在于网络游戏,郑大自考而是一种成就感。这些优秀的孩子突然发现自己一无所有。网络提供了一种最便宜的方式来实现这种需求,所以很多孩子沉迷于网络游戏。孩子越聪明,他就越真诚。最初,我先学习,现在我首先玩网络游戏,所以我陷入了它。

高文斌相信的另一个原因是在成长过程中缺乏参照系。今天的孩子,在学校是班级,放学后由父母带回家,没有时间陪孩子玩。在学校,课间十分钟。但是在互联网上,他突然发现这么多。朋友们,他转向了互联网。在一次采访中,一位在中国青年心理基地接受网络成瘾治疗的孩子说,他在玩网络游戏时被许多朋友的互动所吸引,而在学校,他几乎没有时间和同学们一起玩。

此外,高文斌说,在学校课程的问题。我们的学校教育是现在所谓的阉割,和所有的课程都是根据女孩的成长,强调记忆,强调重复,男孩不喜欢竞争,野生的东西。在中国,网络成瘾主要由网络游戏引起的,这与此有很大关系。游戏都是打怪、升级的游戏,提供了这种竞争性的,野生的东西,这是孩子们很有吸引力。女孩,相反,特别上瘾,因为女孩子通常并不感兴趣,一互联网上没有任何内容特别吸引女孩。

然而,中国青少年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沉迷于互联网,互联网存在个人问题和环境问题。

陶然说家庭是网络成瘾的主导因素。首先,网络成瘾者的父母双方至少要有一个神经质的完美主义者。这样的父母长期责备和批评他们的孩子。这样,一旦孩子犯了错误,他就会看到其次,大多数网络成瘾儿童存在父亲功能障碍,父亲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很小,许多父亲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孩子。孩子的控制形成,一旦父亲的功能缺失,孩子的自控就会出错。

如何解决青少年对互联网的过度依赖高文斌认为网络应该正常化。不要谈论互联网,我们正处在一个不允许青少年上网的时代,这是一个问题。放手吧,放手吧。然后我们制定规则,指导他们。

刘小奇说:时代已经改变了,现在孩子生来就有电脑,对于孩子来说,这和原来的鸡毛钥匙、象棋是一种含义,是一种新生事物。一般来说,我们对新鲜事物感兴趣。对于孩子来说,远离互联网也是不现实的,而不是。从事网络游戏。

高文斌说:很多网吧不允许18岁以下的人进入,这毫无道理。网吧本身没有错,它与网瘾无关。如果你真的想控制18岁以下的人上网,那么只要网吧就行。注册身份证,根据年龄,玩几个小时后给他休息,没问题,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要控制网络游戏,只需跟踪玩家的在线游戏账号,根据休假时间,这也可以在技术上实现。

网络成瘾在中国是一个畸形的问题。这是对中国许多问题的综合反映。高文斌说,关键是教育。我们的教育必须跟上时代变化的步伐。否则,青少年无法忍受。我们的国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温泉街道:温泉)